您当前的位置 :红塔农业网 > 旅游 > 危机下的能源发展战略

危机下的能源发展战略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央政府启动了4万亿元的救助计划和投资清单,并出台了一揽子政策措施,并迅速跟进地方政府。中非政府十大措施在非常时期非常特别,为扭转危机,推动中国经济铺平了道路。

能源产业具有经济规模大,股票价值高,内需强劲,GDP增长强劲的特点。能源的发展是扩大内需和保持增长的重要环节。从长远来看,能源是国家经济发展和安全的基础,能源战略是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的重中之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将能源视为治理的核心和经济结构的基础。他在《无畏的希望》中说:“一个无法控制自己能源的国家无法控制自己的未来。”最近,它推动了“绿色能源计划”。作为摆脱经济衰退的战略方式,抓住新能源的制高点,巩固美国霸权。目前,世界上所有主要国家都在制定或调整自己的能源战略。中国的能源发展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和机遇。必须坚持科学发展观,从全球视角制定长期的,面向国家和能源的能源发展。伟大的战略。

一,制定能源发展战略的基本思路

(1)基于当前和未来50年的发展,能源战略应具有长远的视角,至少考虑到2050年

在世界能源发展史上,新能源占总能源供应的比例从1%增加到50%,更换周期平均需要100年。大型能源系统的建设周期一般需要20 - 30年。从研究开始到推广和应用新能源的时期需要30 - 50年。因此,能源战略必须具有长远的眼光。否则,短期能源政策将会丧失。方向,导致长期发展错误。

从中国的形势来看,未来50年的发展方向和路径显然将清楚地认识到中国能源供需的矛盾和问题,从而制定前瞻性和积极的发展战略。中国的工业已进入重化工阶段。根据世界各国发展的历史规律,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的阶段似乎难以克服。从一次能源平衡的角度来看,根据两步中央政府的目标和战略,相关能源专家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能源需求将达到54亿吨标准煤,而在国内,它可以提供高达41亿吨的标准煤。 10亿吨标准煤(约14亿吨原煤或7亿吨原油)。三四十年后,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国家将经济上升,世界能源供应将变得越来越紧张。在科技发展取得重大突破之前,全球能源供应增长的趋势并未发生变化。由于资源短缺和分布不均,能源资源将进一步成为各国竞争和冲突的重要来源之一。国内外供需压力前所未有。与此同时,我们也面临着严峻的环境和气候压力。如果只考虑10年或30年,这些问题就不会得到充分揭示,这可能会导致能源政策的紧急和直接利益,留下无法解决的麻烦。战略是一项长期的重大发展战略和方向。规划和政策是未来5 - 10年内具有强制力的制度安排。该战略是制定政策的基础。只有确定国家的长期能源发展战略,并始终如一地实施战略目标和思想,我们才能通过稳定和连贯的能源政策促进可持续能源发展。能源是该行业最重要的方面。这一次,全国电力总投资已达到5800亿元。从结构调整的高度出发,必须从长远的战略眼光出发,解决多年来限制发展的体制和结构性矛盾。我们将投资调整电力结构,投资建设电力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与民生有关的城乡配电网络。

(2)能源战略应符合基本国情。

金融危机的关键是确定基础,确定阶段,澄清家庭,澄清现实。有必要清楚地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和生产力的时期和水平,以确定科学的战略方向。

中国能源的基本现实是“缺油,少油,多煤”,东西部经济水平和资源布局不均衡。到2050年,煤炭仍将是中国的主要能源。虽然煤炭在总能源中的比例可能会从目前的75%下降到约60%,但总量将继续增加;可再生能源(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很难占据总能量平衡的一定比例,这与欧洲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在一些欧洲国家,总能耗不再增长或增长很少。可再生能源主要是补充并逐步取代需要添加的化石能源。然而,中国正处于重化工业时期,总能耗大幅增加。工业能源必须依靠大型火电和大型水电。可再生能源只能发挥辅助和补充作用,不可能取代原有的化石能源消耗。另外,可再生能源发展成本高,价格高,不稳定,电网难以消化,中国尚未掌握设备制造的核心技术,盲目大规模开发可再生能源不符合中国国情。

(3)能源战略应明确界定目标和措施

制定和调整世界主要国家的能源战略都旨在最大限度地发挥国家利益和子孙后代的福祉。美国已经封锁了自己的石油资源。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购买外国煤炭和海洋。中国30年的快速发展是以破坏性的资源和环境透支为代价的。它不能盲目追求,盲目跟进,并以扩大内需的名义防止第二次环境资源破坏和气候压力。客观地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由于受到自然禀赋,人口等因素的影响,随着科学技术和产业结构的发展,“农业社会”的生产模式将在2050年继续发展。重建方面,没有必要追求人均1千瓦的规模,总装机容量为13亿甚至15亿。电力是能源产业的核心,是扩大内需的重要环节,这种关系应与国际金融危机的整体结构相协调。未来,它是否会大规模加快核电和风电的发展,或发展大容量的火电和水电,推动太阳能产业化和商业化的研究和应用?电网正朝着国家特高压电网的方向发展,还是发展区域电网,重点是安全,稳定,质优价廉的输电和配电?战略思想和方向的选择至关重要。在系统地把握未来50年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前景和趋势的基础上,我们必须以中国的能源现实和布局为基础,认真考虑。

从科学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2020年到2050年将是传统化石能源向新能源过渡的关键时期和节点。中国必须确定能源发展战略的过渡期,加大科技投入,加快结构调整,扩大太阳能。等待新能源的比例,并制定战略措施,逐步摆脱对火电和进口石油的依赖。

基于以上三点,在当前世界经济危机形势下,中国能源发展的战略方向至关重要。

第二,中国能源发展战略选择中的几个重要问题

(1)决心使能源管理体系合理化,建立能源部,建立具有独立政治和监督职能的现代管理体系。

合理化能源管理系统既是战略目标,也是实现战略目标的保证。市场经济规律迫使我们从大能源的战略角度思考能源的发展和制度问题。能量平衡不仅是二次能源(电力)的整合,更重要的是一次能源和二次能源的整合。装机容量,电网落后不能带来效益,一次能源供应不会混乱。实施统一职能和协调的大型制度监督体系,是保证事业协调发展,优化资源配置,完善政府公共服务和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是重要的衡量政府行政体制改革的措施。只有建立符合国家长期战略发展,改革和国家能源安全要求的新型现代能源管理体系,才能实现历史性变革和跨越式发展,从根本上解决和理性化几十年来职能与政治发展的重叠。门的重大制度,政治监督,权力和责任的纠缠,分工和整合以及争端,将为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奠定高效的现代制度框架和基础。行政监督独立能源管理体系的关键在于法定权力和责任以及明确的职能。能源管理的职能是:制定能源战略,计划和政策,调节能源平衡,确保能源安全,调整能源结构,促进节约能源,开展国际能源合作,管理能源信息的统计发布,预测和预警。能源技术进步。能源监管的作用是维护能源市场秩序,建立公平,公平,公开的市场环境和竞争环境,维护能源投资者,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为了实现有效监督,真正授予市场准入权(项目审批权)和监管机构的价格审批权等市场控制权。

为此,如果你不放弃填补空白和抹旧制度的战略,无视项目审批和价格审批的主要权力和责任,能源部的建立毫无意义;如果它仍以管理方式组织,则不会被转换。能源部没有希望;如果传统的行政管理思想没有改变,监管浮动,或行政权力强,市场无法建立;如果不建立相互联系,相互支持,关系明确,相互协调,就必须灵活应对,应对强有力的能源市场体系,强有力的监督和监督,实现可持续能源发展。

(2)认真处理限制核电发展的几个重要问题

核电发展的规模和速度是能源战略的重点。目前,除大规模水力发电外,核电已成为低碳排放的唯一基本发电方式。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很低。从优化能源结构和确保能源供应,核电必须发展,但关键是如何发展。要制定科学的核电发展战略目标和计划,建立有效的风险控制机制,全面考虑整体能源布局,注重标准化建设和技术引进和吸收。最近,相关专家宣布,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将从2007年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的4000万千瓦增加到2007年的7000万千瓦。相关人士也跟风。当中国人口达到15亿的峰值时,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2亿千瓦。规模。 2009年,中国新批准的核电站总装机容量达到840万千瓦,接近中国运行的核电站总装机容量900万千瓦。在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和全面考虑能源分配之前,这种“宏大”核电的规模和“超快”发展的速度确实令人担忧。目前,核电发展决策应谨慎谨慎,核电发展规划应严格审查,否则项目不予回收。一是核电发展的风险控制问题。重点是建立有效的机制来控制这些风险,改进核电厂的预许可制度,全面评估安全和可靠性问题,并为公众提供参与评估的机会。核电发展必须充分考虑并证明以下风险因素:

安全性和可靠性问题。虽然现有的技术条件确保了核泄漏等重大事故发生的可能性非常小,但存在潜在的严重风险,将产生广泛的后果。必须非常仔细和全面地考虑影响人类生存的环境。 。目前,中国的大部分核电站都建在人口密集的地区。如果安装2亿千瓦,全国将有20个大型核电站,约1000万千瓦,几乎每个省一个。如此密集的核电站如何保证安全?

核废料处理问题。到目前为止,德国,英国和其他国家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目前的方法是将核废料放入地质核废料处理场,并要求现场储存设施长期安全地保护核废料。所有核电厂应确保核废料可以储存在符合要求的储存设施中,这是建造核电厂的重要先决条件。专家建议,应开展高速增殖堆发电设备的开发和大规模生产。快堆可以使用来自压水反应堆的核废料,并将使用能力提高60倍。计算中国拟建的4000万座压水堆电厂的核废料,即发电量24亿千瓦,相当于增加72亿吨原煤,将大大缓解一次能源短缺在中国。

核燃料长期稳定供应。自2000年以来,国际铀价格飙升。随着各国重视核电,对铀的需求将全球化。中国是一个贫穷的铀国。中国科学院院士指出,目前国内核燃料供应能力约为5000万千瓦,40年可用,国外进口约1000万千瓦。尽管仍有一些贫铀资源可以在中国开采,但采矿业并不值得为此付出代价。建议核电的发展应该有一个上限。核燃料应真正实施。特别是,进口不能由人控制。停止生产后,无法测量损失。第二,沿海核电站和火力发电厂的选址问题。核电站不能占用火电深水港。核电布局和选址的重点是资源的优化配置。不仅要考虑核电站,还要考虑整体能源和资源布局,合理规划火电和核电建设。据报道,计划在辽宁,山东,江苏,广西等沿海地区建设13座核电站,规划容量为5900万千瓦。这确实增加了发达沿海地区的供电能力,但却是资源的最佳配置。在腋下,一些深水港口和一个良好的火力发电厂的地点被赋予核电厂。由于中国特殊的地理位置,“三西”煤炭基地的煤炭只能送到秦皇岛,渤海湾的曹妃甸,然后送到全国各地。如果在沿海建造火力发电厂,可以沿着海岸发送煤炭或者为火力发电厂输入煤炭,这可以节省和优化并避免许多铁路和公路的运输问题。与此同时,在煤炭稀缺且难以运输大量煤炭的地区,如江西,湖南,湖北,重庆和四川,正在建设核电站,依靠核电来补充能源。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协调核电和火电厂站点,以避免未来能源供应的隐患。

三是标准化建设问题。标准化建设是核电发展的前提,应着眼于标准化建设和技术的引进和吸收。法国发展核电最重要的经验之一是标准化。所有发电厂都使用标准装置和标准发电厂。相同的操作程序,操作方法和管理方法大大降低了制造成本,建造成本和运行维护成本。严格的标准化管理保持了低成本和数十年的安全稳定运行。中国的进口核电机组来自许多国家,电抗器的种类,规格和型号各不相同,维护成本昂贵,运行和标准化管理难以实施。此外,引进先进技术,必须坚持技术项目,法国是从西屋引进专利,促进国有化,并出口到中国。

四是人才短缺。培养核电人才是当务之急。国家应密切关注核电发展研究,注重核电应用管理和技术人员培训,同时加强重点能源专业和综合管理学科建设。(3)规范水电有序开发

水电是具有大规模开发利用条件的最可再生能源。在保护生态环境,妥善解决移民问题的前提下,加快水电资源的开发利用是解决中国能源需求的重要途径。水电没有产能过剩的问题。加大水电投入,可以有效拉动内需,带动钢铁,水泥等建材行业和电机制造业的发展,确保大量施工队伍的就业。这是扩大内需,促进发展和稳定的良好战略。

中国的水电开发存在巨大的争议和分歧。实际上,确实存在诸如不遵循计划,过度和过度发展等问题。主要原因是国家有关综合部门正在重新审批和轻规划,审批制度只是名义上的。二是环境影响评价和生态环境保护措施的公共透明度不足,缺乏公众参与机制和监督机制。第三,长期移民问题不合理。解决。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合理规划和审批制度,实施流域规划,实施流域统一调度,注重生态环境,注重投资效益,注重公众参与。二,在创新方面,在移民问题上,转变简单经济补偿的实践,推动移民土地流转权转化为资本投资改革,切实维护移民权益,促进水电开发。有条不紊地

建议国务院组织有关专家对中国水电资源进行全面负责的科学审查,严格按照相关流域综合开发规划,加强总体规划,合理关系。对于已建成,在建和待建工程符合国家规划并经有关部门批准的项目,必须密切关注投资建设;对于已经研究多年并具有一定条件的项目,以弥补缺陷并创造条件;未经批准,存在很大差异,如果破坏生态环境建设,将打破生态环境,坚决制止和调查责任。对于未来在地震敏感地区和重点自然保护区建设水电项目,必须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做出认真决策。严格批准。

(4)促进煤炭的高效,清洁生产和利用

一是大力推进洁净煤技术。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不足。石油和天然气能源结构的选择受到经济,国际贸易和政治等各种因素的严重制约。煤炭是中国能源战略的现实选择。然而,由于中国煤炭行业的长期亏损,过度的社会负担,采矿灾难,缺乏政策和缺乏清洁煤技术发展的资金,煤炭生产和消费已成为主要污染源和环境问题正面临严峻的国际压力。大力推进洁净煤技术,促进煤炭高效,安全,清洁的生产和利用,是应对中国能源问题严峻挑战的战略方向。其次,它将促进超超大型机组的火电建设。中国的火电比例占总装机容量的70%,而且这个比例确实太大,但适当推动近边界大型机组的发展是明智的选择。首先,大型单位在未来10年内不会过时。他们可以借此机会调整能源结构,淘汰落后的小单位。其次,它们可以推动建筑材料,制造业和就业的发展。第三,节能减排的作用不容忽视。

三是控制煤炭生产,加强大型煤炭生产基地建设和煤炭战略储备,防止灾难性和破坏性的生产过剩。中国的煤炭储备产量比远低于国际水平。已探明的储量基本上已经开发完成。有必要改变这一概念,利用国内和国际资源将煤炭战略储备提上日程,这对于已探明的煤矿是合适的。密封。

第四,煤化工和煤制油项目应注重经济学。中国近50%的煤炭资源分布在新疆和内蒙古,但都缺水。煤化工和煤制油需要消耗大量的水。一吨石油需要3.7吨煤,1吨动力煤和7-10吨水。煤化工项目不应该是盲目的。